在今年 5 月 15 日,美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华为华为实体清单的最新一波禁令。在新禁令里,除了延长美国企业对华为出售的临时许可外,还声明要全面限制华为采用美国软件与技术生产的半导体元器件,当中包括在获得美国政府许可之前,禁止企业使用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管制清单的生产设备为华为海思生产其设计的芯片。

对华为来说,新规定的出台,让他们很难再使用包括台积电在内的晶圆代工厂的产线生产芯片。台积电在上个月中的财报说明会上也表示,自 9 月 14 号之后起不向华为供货。这对于对先进制程工艺有极高依赖的华为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这也是为什么市场屡屡传出华为要打造晶圆厂甚至研发光刻机等可靠程度极低的传言,还有人相信的原因。

但因为华为是一个年营收达到千亿美元规模(2019 年营收 1220 亿美元),芯片采购金额也是全球前三的企业(据 Gartner,华为 2019 年的半导体采购金额为 208 亿美元,仅位于三星和苹果之后)。

极端情况下,华为既买不到国外的芯片,又不能做自己设计的芯片,这势必会引致整个芯片市场发生一些变化。而据笔者观察,很多事件正在悄然发生。

华为转向国内带来的共赢

其实行业内的人员都知道,华为在过往与国内的供应商打交道的时候,显得不是很积极。从做生意的角度,这是可以理解的。作为一家将目光瞄向全球的企业,华为对自己产品有高质量的要求,尤其是在基站产品方面,对可靠性有着严格的要求,那么他们拥有较高的要求,这是无可厚非的。

但在 2019 年五月的华为禁令出来以后,这家 ICT 巨头已经意识到了国内供应链的重要性。为此他们在给去的一年多里,一直在携手国内供应链进步,他们甚至还成立了一个相关小组,推动国内半导体产业的进步。笔者曾经听过一个传言,华为在使用测试某国产芯片之后,发现这个芯片的性能,不符合他的要求,为此他们派了一个比供应商研发团队还多的人去帮助解决问题,由此可以看到华为的鼎力支持对于国内芯片产业的利好。

而在半导体行业观察早前的一篇题为 《华为对中国半导体意味着什么?》 中的文章里,也举例说明了了华为对国产供应商的利好。文章中表示,华为的 Kirin 710A 使用了中芯国际的 14nm 工艺。在这个合作背后,我们也能预见到华为之前对先进工艺的理解以及华为庞大的出货量能给中芯国际带来的技术和业绩的双丰收。文章中谈到的思瑞浦和灿勤这两家企业,也在华为的支持下业绩飞涨。

以上企业只是华为对国内供应链扶持的一部分。正如前面所说,对于这些供应商来说,能跟华为合作,除了能在收益上获得不错的表现外,华为对产品和技术的见解,必然能给他们带来技术上的提升。对华为来说,这也是一个双赢的合作。

除了直接在产品上合作外,华为也在于国内高校的合作方面,投入了很多精力。最近,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带队访问了上海交通大学、东南大学、复旦大学和南京大学。在访问复旦的时候,任正非表示:“我们带来客户现实的需求,你们带来科学的理想。现实和理想结合,就是执行的战略。”

希望从这些合作开始,我们能够看到中国半导体产业在产学研合作方面发生质的变化。

华为加紧囤货带来的繁荣

在美国商务部更改新的华为禁令的时候,曾经强调,会给华为和相关供应商 120 天的宽限期。这也是为什么台积电说自 9 月 14 号起不给华为供货的原因。而据笔者从多方面获悉,华为在这个过程中,也在向各大供应商加紧下单备货。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有传言说台积电将产能优先给到华为,帮助他们备货。

对于媒体报道的某芯片厂配合台积电,优先华为生产的传言,我们无法求证,但华为上半年加紧在台积电的投片,这是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据相关产业链消息透露,华为今年所需的包括 5nm 的 Kirin 1000 在内的麒麟处理器,多个先进工艺的芯片将会在 9 月前交货,其中不少需要在台积电处流片。

根据之前相关消息显示,台积电的 5nm 芯片在今年二季度量产,这也符合目前的进度。相信华为的投片也是台积电 Q2 业绩在当前疫情影响下还实现暴涨的原因之一。

在上个月中,台积电发布了 Q2 的财报,财报显示,台积电第二季度合并营收为 3106.99 亿元 (新台币,下同,较上年同期的 2409.99 亿元增长了 28.9%;净利润为 1208.22 亿元 ,较上年同期的 667.65 亿元增长 81.0%。这些营收中,有 18% 来自 16nm,36% 来自 7nm,由此可以看到先进工艺的投片率。

虽然台积电在财报中并没有披露 5nm 芯片的营收贡献,但他们表示,这个节点在三季度将会贡献 8% 的营收,这也和上面的说法吻合的。

在华为的备货计划中,其中还有一个供应商,那就是中国台湾的联发科。作为全球第二大的手机芯片供应商,联发科推出了天玑 1000、天玑 800、天玑 600 和天玑 400 等系列的 5G SoC,从高中低端三条产品线与高通竞争。而在面对华为这个客户的时候,市场上也屡次传出利好联发科的消息。

今年六月,日经经济新闻报道指出,华为欲规避制裁拟通过联发科采购台积电芯片。针对这个问题,联发科方面回应称,绝无违反或规避相关法律和法规的行为。他们进一步指出,手机芯片均为“标准品”,并无任何为特定客户而特制的情况。其中的“标准品”也许就是关键。

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华为海思的芯片之所以被封禁,一个原因就在于美方把海思的芯片看作是专供华为的定制化芯片。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上个月底有报道指出,台积电计划通过 SIA,争取将手机、AI 等非 5G 基站芯片以外的芯片列入标准品的原因。日前也有消息指出,联发科聘请了一位曾担任美国商务部联络人的前官员威尔森出任副总经理,期待他能协助联发科更加掌握产业政策发展,而威尔森或将成为连接联发科与美方的关键角色。昨日更是有传言华为给联发科下了 1.2 亿颗芯片订单的消息。笔者从行业处获悉,甚至连华为的智慧屏也都在寻找联发科方面的供应可能。

以上很多都是传言和猜测,但联发科的业绩暴增是不争的事实。

联发科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公司当季的营收为 676.03 亿新台币,环比增长了 11.1%,同比增长则增加了 9.8%。在毛利方面,公司做到了 294.07 亿新台币,同比增长 14%。净利润更是为 73.1 亿新台币,同比增长 12.4%。针对第 3 季的展望,联发科执行长蔡力行表示,预计将再较第 2 季有约 22% 到 30% 的成长,而且营业毛利率预估将为 43% ± 1.5%。

其实因为各种原因,并没有厂商直或间接提到华为对他们业绩的贡献。但 FPGA 龙头 Xilinx 的 CEO 在财报会上则暗示了这点。该公司 CEO Victor Peng 在财报会上表示,公司本季度业绩表现出色的原因之一是得益于公司多个实力组合产品在终端市场上的表现。同时,最近美国政府对某些 Xilinx 中国客户实行的贸易限制而推动的订单也对此贡献不少。

“小海思”的市场怎么办?

其实对于华为海思来说,他们不但需要担心是“大海思”芯片,“小海思”芯片也是他们需要重点考虑的。

在 2019 年举办的 AWE 展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战略官邵洋曾经透露,华为有大海思和小海思的概念,大海思就是这个芯片做出来是华为自己用,比如麒麟芯片;小海思的意思就是芯片做出来是给产业用的。在后者,IP SoC 和电视机芯片是他们极具影响力的两系列产品,面对着两个供应的不确定性,国内包括芯片供应商和终端厂商都在悄然发生一些变化。

首先看 IPC SoC,在半导体行业观察早前的文章 《华为海思正在这个市场被 MTK 狙击》 里面,有对这个市场进行了描述,我们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但对华为而言,本来,因为他们自己进入 IPC 业务,就引起了他们本来客户的不满;再者,他们的 IPC SoC 也因为外国政府对华为的偏见,导致一些之前使用华为海思芯片的客户,加速向其他芯片供应商转移。而这次的美国新禁令,更是让华为这部分业务雪上加霜。

据笔者了解,包括寒武纪、RK、Novatek、联发科、国科微和瓴盛在内的众多芯片厂都对这个市场虎视眈眈,再加上之前的雄迈、富瀚微、北京君正以及 Sigmastar,整个 IPC SoC 市场变得热闹非凡,而瓴盛也在早前发布了他们的产品。

而在电视芯片市场,本来是一个华为海思、联发科和 Amlogi 三分天下的市场,但现在华为海思的不确定性,也让 MTK 有望成为当中的大赢家。

综上所述,对华为和华为海思来说,困难的时刻才刚刚开始,期望他们能安然度过。

来源:半导体行业观察

Copyright ©上海洺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Inc.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17053682号  Powered by 上海洺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